柯文哲访日的三个错误迷思
来历:《联合报》社论 紧跟著赖清德之后,台北市长柯文哲也参加了日本参访队伍。虽然对是否投入2020总统大选仍迟不表态,但柯文哲此行不只与日本国会议员评论核食输台议题,也亲赴福岛灾区大啖 来历:《联合报》社论紧跟著赖清德之后,台北市长柯文哲也参加了日本参访队伍。虽然对是否投入2020总统大选仍迟不表态,但柯文哲此行不只与日本国会议员评论核食输台议题,也亲赴福岛灾区大啖和果子,更和日本学者大谈当时的两岸联系。不难看出,柯文哲适当尽力在填写蔡英文对日未完成的试卷。不同于赖清德的拘束无趣,柯文哲关于日方问询是否比赛总统大位,不光引证织田信长比及天亮、下雨再出动军队的名言,也说他不时奉行德川家康“等候杜鹃啼”的忍受之术。自称是“讲日语长大”的柯文哲,更穿上日本武士铠甲标志行将出动军队,让日方觉得他极接地气。亦不同于赖清德访日行程的制式平平,柯文哲在日本政府故意安排下,行程几皆为不揭露的闭门会议,更增加神祕感。柯文哲也拜访安倍身边的策士,拜见须有特别人脉才干见到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,连日本驻台代表沼田干夫都亲自到机场送别。这种“总统级”的礼遇,可见日本对柯文哲的高度注重。但是,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。面临日方的高标准招待,柯文哲免不了要对日本福岛核食议题有所“表明”。相关于赖清德许诺中选后要“解禁”核食,柯文哲则进一步提出举动计划,说台湾不要搞特别,要用科学方法处理,接轨国际标准。他还亲赴福岛品味当地和果子,以举动证明福岛食物的安全性;如此卖力“输诚”,当然让日本足感心。但柯文哲左批核电、右啖核食,也露出他的巴结与对立。台湾政治人物拿手把“交际转内销”,将出访当成台湾大选的会外赛。但从柯文哲此行充满著推举扮演的背面,也可看出他对日本的三大过错迷思。首要,是误以为可以一起亲美日,来凸显对日本的注重。民进党一贯亲日,蔡英文上台后交际上却是“重美轻日”,以为只需台美联系好,台日联系天然好。亦即,台北到东京的捷径,要通过华盛顿。蔡政府的情绪,让日本感到适当受伤。柯文哲此行提出“亲美日友中”,将日本放在与美国对等的天平上,显现他与民进党不同;这点,让日本乐不可支。但柯文哲却疏忽了,美日两国其实并不同调:美中两国正在交易大战,安倍却活跃想要改进中日联系的气氛,美日在对中联系上是各吹各的调。在这种情况下,台湾怎么一起巴结美日两国呢?其次,是误以为只需处理福岛核食输台,就能处理台日之间的妨碍。蔡英文上台后,因台湾强壮的民意对立核食进口,迟迟未能解禁福岛核食输台,成为如今台日联系的拦路虎。柯文哲此行,为了要凸显其对日方针与蔡政府有別,不光建议以“国际标准”处理核食进口议题,更以实际举动力挺福岛的灾后重建。问题是,台日联系除了核食议题外,还有冲之鸟渔业争议。日本在冲之鸟议题上寸步不让,台湾在福岛核食议题上单方面让步,不只不会让日本感到满足,只会让台日联系愈加地不对等。最终,误以为只需一味地巴结日本,台湾就可以参加《跨太平洋同伴全面进步协议》(CPTPP)。日方一直把解禁核食与台湾参加CPTPP的议题掛钩,以为解禁是个条件。柯文哲这次说,2018年台湾最大的败笔,便是没有正式参加CPTPP;只需日本全力支撑,台湾就会很简单进去。殊不知,CPTPP是由十一个会员国采纳“一致决”;就算日本愿邀台湾参加,但只需有一个会员国表明对立,台湾便无法参加。日本的支撑,与台湾参加CPTPP,无法画上等号。更別忘了,日本是“实力主义”的奉行者。日方这次“轻赖重柯”,主要是柯文哲近期民调有上扬趋势,并不是柯文哲的答卷写得好。一味地巴结日本,纵可提高访日的标准,获取日本的好感,但绝不是胜选的万灵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